用户: 密码: 登陆 注册  高皇庙

 你所在的位置首页>> 天水镇门户网>> 文化艺术>>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 后记

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 后记

作者:阎虎林 发布时间:2009-03-03 19:54:21阅读:6055 
 

阎虎林:雄关古道上的找寻者
  
作者:聂中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阎虎林简介
    阎虎林,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生于天水市南路一个也叫天水的小镇上,高中毕业后以在外打工、流浪、务农为生,文学成了唯一的精神寄托。九十年代初,发表了一批较有影响的乡土题材的诗歌作品,受到著名诗人老乡、何来先生的扶持,发表在《飞天》上的组诗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曾获甘肃省首届文学期刊优秀作品奖,后来出版了同名的诗歌散文作品集。1993年,到天水电视台当编辑,先后参与或主创了《看市场》、《百业信息》、《走近健康》、《活力天水》等栏目。在任《走近健康》栏目制片人时,出版了《健康零距离》一书。后来,他对家乡的历史文化情有独钟,因为天水镇在西汉水的上游,唐宋时也是天水县的所在地,居战略要地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,在秦早期、三国、宋朝、明朝、清朝时一直有战事,王仁裕、赵壹、武颂扬等历史人物就出生在这一带,从2001年开始,先后出版了和家乡有关的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、《天水关》《三国古战场木门道》,还有一本关于家乡历史人物的传记也即将出版。阎虎林的作品不论是诗歌、散文,还是历史文化,反映的都是和故乡有关的内容。作品散见〈南方周末〉、《飞天》、〈星星〉、〈甘肃日报〉等数十种报刊。现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,天水市作家协会理事,天水市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,天水杜甫研究会会员。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 后记
    感谢文学!
    这是我的肺腑之言!
    因为文学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    我出生在甘肃天水西南的一个村庄里,喝着西汉水,吃着五谷杂粮长大,当我走出校园踏进社会时,我的内
    心更多的是迷茫。我像许许多多同龄的农村青年一样,因向往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而急欲跳出农门。应当承认,我的内心蕴藏着极为复杂的情感,其主要原因,就是我读了不少古今中外的文学书籍,使简单的生活变成了复杂的思想。从最初的连环画到大部头的名著,从古体诗新诗到散文小说,可以说是饥不择食,正如高尔基所说的“我扑在书上,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”。文学使我单调的乡村生活充实了许多,也使我承受了相当多的痛苦,生活在十分偏僻的乡村里,我觉得自己不仅报国无门,而且也难独善其身,加之初恋的打击,曾一度使我脆弱的身心难以承受生活的重压。从厌世的阴影里走出以后,面对苦难的人生,我不禁咬紧了牙关,如果我像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一样,死心踏地的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屈就于传统的生活轨道的话,我相信,绝对是不会有这么多痛苦来噬咬我的灵魂的。不过,既然命运选择了我,我也就别无选择。我曾两次用大号铁丝把我的书捆在一起,丢在顶棚上,我发誓我再也不看那些劳什子了,我要像我的父老乡亲一样,心满意足地过那种“三十亩地一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”的生活,但是命运说不!曾是孤儿的父亲把我和几个弟妹拉扯成人实属不易,要给我找一条出路又谈何容易。大多父母都望子成龙,我的父亲也不例外,然而我却重文轻理,使他美好的愿望化为泡影。但我一直没有放弃,用笔头为自己杀开一条人生血路的想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。那些年头,我就像一叶小舟,在人生之海的浪尖上飘来荡去。在偌大的天地之间,我用双脚、自行车、拖拉机、卡车、公共汽车、火车等各种方式,东奔西走,横冲直撞,寻找着自己的幸福。不论走到哪里,我的衣兜里都能摸出半截铅笔和几张纸片来,我以膝为桌,匆匆写下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当然也有一些风花雪月。毫无疑问,所有的经历都是财富,我所承受的磨难对于我的今天尤为重要。凭心而论,我是一个非常注重感情的人,我对我所接触的每一个人都真诚相待,同样我也赢得了朋友们的信赖。在那个只有两千多人的村庄里,我利用书报和信件了解着 外面的信息,我经常会收到天南海北的来信,那些真挚的文字极大地充实了我的精神生活。不时还有一些相识或不相识的、见过面或没有见过面的朋友来访,我便在菜园子里采些蔬菜,就着一杯水酒,海阔天空的神聊。我只所以在文学上能混出个名堂来,在社会上能混出个人样来,都是靠了我在文学上的朋友们无私地帮助和支持,对此,我永远心存感激。让文学改变我的生活,这是当初固执地留在我的脑海里的念头,虽然我在内心里对此一直持怀疑态度。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,我这个从不信神的人竟然也跑到附近的寺庙去抽了一根签,庙官翻开发黄的签薄,只见上面写道“得宽怀来且宽怀,何用双眉锁不开,若是中年命运济,那时名利一齐来”。前两句的确是我当时的心态的真实写照,但后两句呢,当时我并未在意,但现在似乎也得到了验证。难道这就是命运吗?其实命运是信则有,不信则无的。如果我在文学的道路上半途而废,如果我受不了一些人的冷嘲热讽而丢掉笔头,如果没有那么多老师和朋友的鼓励和支持,我也就不可能在秦州城的高楼大厦里为我的这本书写这篇后记,当然这也是命运。
    从以锄头谋生到以笔头谋生,从一个农村青年到一个电视记者,我的确应当感谢文学,我绝不轻言放弃文学。虽然近几年市声拍窗,人心浮躁,让人很难静心写作,但文学仍然像一盏灯,照耀着我未来的人生之路。前一段日子,我突然冒出了想出一本集子的想法,这种想法在最近愈来愈强烈,于是我就翻出了我曾经发表过的东西,挑选了一部分,凑成这本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。现在看这些东西,有好多让自己脸红,但这就像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,再丑也是自己的骨肉。从另一方面,这些文字也记录了自己真实的心路历程。文学对得起我,我绝不能对不起文学。愿这本书成为我文学之路上的一个新的起点,而不是一个终点。
    在此,我以文学的名义,向著名诗人李老乡、王若冰、娜夜、古马、文长辉,作家李益裕及新华社记者胡西生致以崇高的敬意,正是他们热情的鼓励和不懈的扶持,才使我圆了文学梦;我真诚地感谢那些在我的生活上和工作上给予过帮助的所有的人,正是他们伸出了热情的双手,才使我在人生之路上通畅顺达;我真诚地感谢我的父母和妻子,正是他们容忍了我的懒惰和不务正业,分担了我的压力和痛苦,才使我最终改变了生活;我在此还要真诚地感谢天水大酒店董事长高应生先生的热情相助,天水新旗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倪志庚、天水永盛五交化公司总经理刘天泉、天水飞天轻体板厂厂长赵文轩、天泰大酒店总经理丁鸿泰以及许多热心人对于文学的积极态度,才促使本书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呈现在读者面前。
    愿文学照亮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1年9月于古城天水
天水镇网QQ群:21759029
天水镇门户网免责声明:
  1、凡本网注明“天水镇门户网”的所有稿件和图片以及视频,其版权均属天水镇门户网所有,转载时请注明“稿件来源:天水镇门户网”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 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2、凡没有注明“本网稿件”及其它转载的作品,均来源于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与本网立场无关,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。
  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,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。


下一篇: 驻足天水关




新闻排行榜  天水镇网QQ群:21759029
· 天水镇话的歌曲[本站背景音乐]
· 秦州唢呐
· 天水镇青年村黑社火表演[图]
· 阎虎林:天水镇青年画家孙旭初印象
· 《春柳抚摸的村庄》 后记
· 《天水关》后记
· 跟我学天水镇话
· 银色古迹-----麦积山
· 驻足天水关
· 铁堂峡怀古
图片新闻

推荐新闻
· 在疫情中守城的日子
· 甘肃省天水市五大文化——三国文化
· 五本不出名却很.
· 天水镇:建设“.
· 孙军书画作品赏析[图]
· 人性光芒与情感曲线的双重体现
· 兰州日报:铁堂峡寻踪
· 天水镇嘴头村卫生室郝吉有
· 童年里的年-梦里故乡知多少
· 美丽秦州欢乐行走进柴山村
 
收藏本站 
联系本站 站内搜索 在线投稿 在线管理
友情链接
 
           

主办:天水镇门户网 QQ群:21759029 QQ:342518627 邮箱:tscym#sina.com 站长:柴先生(微博 )
Copyright ©
2009-2020 www.tianshuizhen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天水镇门户网(www.tianshuizhen.cn)版权所有

非政府网 琼ICP备09000262号 文化综合